首页 >新闻中心 >公司要闻

18

2020-05

工地“轻骑兵” ——中铁四局物资公司杭州西站枢纽材料厂工作纪实

新闻来源: 中铁四局集团物资工贸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日期:2020-05-18

四月,暮春初夏,麦苗拔节,阳光微热。杭州余杭区余杭塘河北岸两公里之处的2022年亚运会配套工程——杭州西站枢纽工程建设工地,工人们忙碌的身影、林立的钢柱、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各种机械的轰鸣声,汇聚成一股激情澎湃的建设交响曲。这里是中铁四局杭州西站枢纽工程的主战场,湖杭铁路5标、湖杭铁路站房1标、杭州机场快线2标三个项目大干正酣。

 
 

我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材料厂作为工程项目供应的服务方,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职能,做一个什么角色出现,我们的上游是生产厂家,下游是工地,做好延伸服务是立足之本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左永涛

2月14日杭州复工复产以来,杭州西站枢纽材料厂为三个项目月供应钢材达万吨以上,另有4万吨胶凝材料、近28万吨地材,也就是说每天至少有60辆碎石运输车、50辆河砂运输车进场,水泥和钢材进场另计。春节前储备的库存目前已略显紧张了。新一轮超亿元的建设物资竞争性谈判招标在即,刘英顺和左永涛带着业务部主任易呈文、业务员朱永传,一同到工地看看物资进仓的情况。

 


5标搅拌站料仓,砂石车正有序进场卸料。刘英顺抓起一把河砂,查看砂子的含水量、颗粒度,易呈文和朱永传抓到这个机会,虚心请教,对材料看上一眼就能大致评判出它的质量等级,这可是刘厂长的“绝活”,连供应商都会把材料先拍照发到群里,请厂长给个评判意见。

1号拌合站驻站监理徐振林也来到了料仓。左永涛迎过去,和刘英顺一同和徐振林就材料验收做了一些沟通,“这边的节奏太快了,物资供应压力大啊。不过你们派驻石场的人对分拣材还是不能松懈,这样加工出来的碎石才好用。”徐振林笑着说。
 

杭州西站枢纽材料厂服务触角延伸到的材料生产地——80公里外的桐庐县凤川石场,山体开挖到腹地,青石与红页岩交错,母材呈现了颜色变化,材料厂立即督促石场进行了石材硬度检测,第三方给出了合格的检测结果,但监理总站仍旧给出了不采用的意见,因为碎石的色差会影响到结构物的外观质量。

材料厂派驻石场的老职工老吴接到刘英顺电话通知,把情况反映给石场营销经理王小明,希望能在碎石加工前进行母材筛选。

一向乐呵呵的王小明急了,说没法供料了。消息反馈回来,刘英顺也急,转身上楼到了左永涛办公室,说:“书记,这会指挥部通知开会,石场那边出了点状况,你先去看看?”

“没问题,你放心。”左永涛停下手中的工作,喊上司机小施,直奔石场。

见到左永涛,王小明直接跟着先去了矿上,急切地说明情况,列数分拣母材细加工的种种困难。左永涛捡起两小块母材,耐心地听着,看着,等王小明的情绪渐渐平复了,才说:“王总,困难是避免不了了,我们都是为工程服务,质量肯定要能满足规范。怎么做,我们可以商议,尽快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来。”

 

 

两个人边走边说,从矿上来到碎石成品区。装载机和运输车配合有序,丝毫没有停歇的空隙。

老吴在场地里,帮运输车司机看行车线路。左永涛过去和老吴打过招呼,问了问他在石场的情况,“有什么困难没有?有了,一定要说,我们一起解决。”

 



      老吴,大名吴风车,四川人,忠厚老实,话不多,眼底活多。盯产量、盯质量、盯出库,还盯了石场驻地的卫生,几乎一个人包了。他一直看着左永涛笑,最多的话就是一个词:没有,没有。

 
 

整个杭州地区工程多、资源少,大家都在抢资源,供应相当紧张,为了保证供应,我们延伸服务,供应商在找不到车的时候,帮他们协调组织车队。派业务员到供应商的场地去催料去督导,想方设法保证项目材料供应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刘英顺

2019年9月17日,杭州西站枢纽暨湖杭铁路工程开工,拉开打造“轨道上的杭州”的序幕。刘英顺清晰地记得这个日子,不仅因为开工典礼浙江省委书记车俊、省长袁家军和国家铁路总公司的领导都来了,还因为随后局召开的现场推进会公布的一个消息:原计划的44个月工期,被压缩到33个月。但尽管如此,5天后,材料厂还是紧锣密鼓的启动了工地临时用料供应,1.6万吨钢材调运进场,解了工地的燃眉之急。

然而没过几天,新的状况又冒出来了。老吴发出信息,石场48辆车已全部发出,业务员在到搅拌站却只点收到12车,一问情况,急了。其余的36车中途被“劫道”了,多个单位交叉作业,谁有物资,谁就有施工形象进度。

“这还不算,年前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,又整整耽误近两个月工期,线下各单位的态势就像箭在弦上,对物资供应就提出了更高更紧的要求。这不,明天的竞争性谈判招标,又到了考验我们的时刻。”刘英顺说。

“大宗物资集中采购首次开标后,材料厂还要组织供应商进行二次报价及谈判,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,都希望价廉物美,利益最大化。”左永涛补充说。

加快“两富两美”建设,深味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浙江,也自然形成了卖方市场繁盛,建设资源匮乏、环保交通管制趋紧等等现状。

从工地回驻地的左永涛,看到湖南的砂石供应商何杰,“小何,河砂还有多少?” “书记好!目前还能保证供应。今天来看看结算流程的表格怎么填。”

材料厂地材部主任俞能山关上电脑,他刚给何杰演示完表格填写的规范要求。

“书记,我们又组织了一批货源,准备参加新一轮竞标,你觉得怎样?”何杰笑着问。

“好事啊!认真准备,争取质量从优,报价公平。”左永涛也笑呵呵地答。

第二天,材料厂协助四局杭州西站枢纽指挥部完成43家供应商参与的首次竞争性谈判招标,拿到入场券的供应商再次聚集随后进入二次竞标,最终,招标额达1.01亿元的物资中标价比首次报价降低476万元,降比达5.3%。

成功竞标的杭州可景石材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董文灿,见到左永涛,开心地打招呼,“书记,中铁四局不愧是标杆企业,这样竞标,大家都服气。”



夜幕降临,从重庆走水路过来的碎石到了离驻地25公里远的余杭区塘溪镇新亚码头,材料厂副厂长程爱含打电话回来,问先给哪个项目送。

“车队联系好了没有?下午运输车在工地小堵了一会。”左永涛首先想到的就是物资运输,自打到了杭州西站枢纽项目,尤其是发生了料车半道被截留的事情后,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路口和交警一起协调指挥车辆。刚进点的时候,供应商都有自己的车队,十几家物资进场时间、数量、质量都难以掌控。材料厂测算了一下成本和管理效率,主动协调供应商对车辆实行统一调度,问题迎刃而解。据不完全统计,进点以来,平均每天有近百车物资运送到现场。

新亚码头上,运输车一字儿排开,大灯亮着,灯火辉煌。程爱含见到左永涛,两个人正说着事,刘英顺也来了,这是习惯,每一批地材进场,他都要实地看看。“成也地材、败也地材。”在业界,地材盈利低、质量管控难、产地开采环保要求高,导致市场资源十分紧俏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“今天指挥部交班会上不仅传达了业主对严控物资材料质量的新要求,还传达了局进一步建造品质工程的具体安排,我们的责任只会越来越重了。”刘英顺就地把交班会的情况说了说。

材料厂班子成员4个,眼下,3个在厂。事实上,刘英顺还身兼芜湖分公司经理、余杭塘、春申湖、苏锡常等3个项目的材料厂厂长职责。左永涛则同时兼任商合杭、阜阳、合肥枢纽3个项目的材料厂党支部书记。



 
 

 “领导常说我们有14个人,党员5名,年龄从60后到90后,老中青结合,干活不累。他们让我觉得入党,光荣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易呈文

“轨道上的杭州”,无疑令参与建设的施工企业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中铁四局首当其冲,凭借良好的在建工程管理状态,引发市场“井喷”,进场一年多,相继承揽三个项目,这令刘英顺和左永涛喜忧参半,现场供应量剧增,物资来源、质量把控、运输服务以及厂里全体人员的工作强度都将随之提高,是畏难退缩,还是就地克服困难、打一场攻坚战?议题摆上材料厂的员工大会,没承想大家一条心:现场就是试金石,每个人都将在这里打磨、成长。

 

易呈文和另两名青年员工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他们部门就两个人,现场点料,查看合同,完善内业,加班加点是常态。易呈文说他萌生入党的念头,跟现在材料厂的领导和党员有很大关系。


 

年三十傍晚,左永涛从合肥赶了回来,厂里今年春节不放假,他答应了大家一起吃年夜饭。“幸亏回来了,要不肯定误事。”

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预想的节奏。18名员工及家属吃了一顿全程自助的年夜饭,工地上,轰鸣的桩机、川流不息的车,也渐次安静。

“防疫物资一定会紧缺,做好储备是现阶段的重点。”材料厂所有人都行动起来,想方设法购买口罩、消毒液等,程爱含在美国加州读博的儿子还快递过来300只口罩,孝心可鉴。谁又能想到,一个多月后,美国的疫情状态又让远在异国他乡的儿子成为父亲心底最大的牵挂。

“没了喧闹声,还有点不适应。”刘英顺的妻子陪同老岳父在北京等医院的床位,两个人每天都会通电话,“不过,马上就要有响动了。”

2月9日,杭州在余杭区率先推出健康码,“扫一扫,绿码过”,成为企业防疫复工人员出入的首要环节。“我们现在返回工地,要隔离吗?”“杭州健康码怎么申请?”2月14日以来,易呈文每天都要解答数十个办理复工手续的问题。

材料厂节前储备了1万吨碎石、1.7万吨河沙,急需派送到现场。材料厂分人包片指导,不到一周时间,为水泥、砂石等8个厂家政策咨询60余次,提供证明材料近百份,并帮助70多名运输司机申请杭州健康码,尽快到了岗。

眨眼到了四月,这天上午十点,任海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刘厂长,运料车把搅拌站道路堵了,我们的罐车出不来啊。”

“师傅,你的料肯定能及时卸,麻烦排个队,给我们施工单位让条道!”立刻赶到搅拌站的刘英顺,顺着运料车挨个打招呼。

车辆有序地动起来。

“真是谁的人服谁管,你这一来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“一个月前,司机不愿来,担心没地方吃饭,我们挨个给他们送盒饭和方便面。好歹面熟,好说话。”刘英顺和任海涛边走边说,“为了今天这4800余吨物资进场,我们的物资部长俞能山已经在碎石装卸码头蹲守了5天,业务员朱永传、胡涛在地材临时储料场值守半个月了,成效总不能输在这最后的环节上。”

刘英顺从搅拌站出来,被杭州西站枢纽项目的兄弟单位负责人拦住了,希望能为他们同时供应物资。

“行,至多我们每个人都再辛苦点。管理费就比照我们给局内单位的供应标准抽成,你看怎样?”刘英顺乐呵呵地说。随后,他回到驻地,和左永涛商议了一番,兄弟单位的项目分铁路和市政两部分工程,混凝土需求总量在80万方,后期还会有二期工程,市场前景可观。“但这个业务拓展,公司没有前例,我们除了慎重,关键还要确保局内项目物资管理运转正常。”两个人统一了意见,向公司汇报了情况。很快,公司派出法律事务部人员前来协助左永涛出面洽谈合同签订事宜。




 

左永涛这天在他的工作日志上写下了一行字:四局品牌效应、信息化管理手段和材料厂灵活的运营模式,引发供应商共情。

今年材料厂要给杭州西站枢纽工程供应总计近200万吨的钢材、碎石、河砂和水泥,压力相当大。

他们班子会议刚刚通过一项提议,建立诚信供应商考核评比办法,希望在以往的基础上,对供应商日常供应做持续的检查评比,实行年度表彰,并建议作为今后招投标的一个加分项,以此在工程建设的大道上精诚合作,奋勇前行。

 
 
 
 
 

推荐阅读